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

瞿天临雾锁湘江(6)-赣州阿鹏_0

admin 全部文章 2019-03-31 28

瞿天临雾锁湘江(6)-赣州阿鹏

瞿天临
“哈哈哈!......”林家辉得意大笑起来,随后听出了一些“味道”,怒骂一声:“说什么呢?看我来收拾你!”说完,猛冲了过去。
林家祥吓得落荒而逃,......
中秋节终于到了,这是一个庆祝丰收的季节。这天下午,周家堡内外喜气洋洋,到处洋溢着喜庆气氛,家家户户杀鹅宰羊,庆祝丰收,祭祀祖先。村庄周围,炊烟在袅袅升起,醇美的肉香从上风地段幽幽飘来,直引得路人垂涎欲滴,如痴如醉的。
周家祠堂,早早的大门四开,午后时分,周良带着一大帮人来了。周良身后,依次是周方、周文龙、周文虎、周文雄,还有周方的儿子周文华等人。周方是周良的二弟,也同住在周家堡内,两家相距不远。
周方穿着一身酱色绸缎长袍,戴着一顶灰色瓜皮帽,脚蹬一双圆口黑色“千层底”!一副金丝眼镜,晶莹透亮,薄薄的镜片后面,不时闪射出一阵阵狡黠的光芒。
周方一见周文虎,大为惊讶,忙热情招呼:“哎呦!这不是文虎贤侄吗?您怎么回来啦?你现在是住在南京还是京城北京呢?”
周文虎闻声忙一抬头,一拱手作礼,“噢!是二叔啊!我是昨天下午刚刚从南京回到周家堡的,跑了三四天路,浑身酸痛,四肢无力。我住在文龙家,昨晚睡了一觉,一直睡到今天中午,午饭时刻才被文龙叫醒啊!哈哈哈!所以还没来得及拜访二伯一家,请二伯勿怪!勿怪!”
“那里!那里!三弟周勇荣升南京城防提督,我是激动得几天睡不着觉啊!文华生了孙子,我都没有这么高兴过。这真是光宗耀祖啊,我们周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。这不,前几天,会昌知县曹镇南大人都很给我面子,特派主簿柳沙河大人到周家堡来接我,聘请我去他家做了家庭教师,实在是看重我们周家啊!”
“啊!二大伯,好事!好事啊!在县太爷家做师爷,多好的职业,要是我,不给钱我也会干啊!哈哈哈!”周文虎笑嘻嘻打趣道。
“贤侄说笑了,有三老爷的面子在那里,银子不是问题!曹知县开出每月纹银五十两啊!平常人家一年到头也赚不到这个数啊!”周二牛闻声挤了过来,眼睛笑成了一条缝。
“哎!托三弟和曹大人的福!哈哈哈!”周方摆摆手。
“时辰已到,祭祖开始!”周二牛突然一声大喊。
“三弟现已荣升朝廷三品官,今日我们整个家族可从中门进入!”周良一声高喊,领头从祠堂中门跨进大厅,周方和周文虎、周文华等人也从中厅进入。其余远房的周氏族人却无此殊荣,他们在周二牛的近距离注视之下,规规矩矩地从边门纷纷入内。
周良兄弟站在祠堂内厅,回身返望大门一幕,相继露出一丝志得意满的灿烂笑容。
神案上摆满了煮熟的猪头,全鸡、全鱼,染得通红通红的,......三牲五荤,应有尽有。木棍粗的线香插在中间香炉,两棵大红烛分立两侧,喷吐着硕大的火苗,在微风中左右摇曳。
所谓“祭祖”,无非就是一番三叩九拜,焚香烧纸系列仪式而已。轻烟袅袅中,隆重的祭祖仪式很快结束了,祭祖的人群很快消散,三三两两,陆续往外走去。
周文龙指着祠堂各处,热情地向周文虎作起了介绍。
周氏祠堂始建于明朝正统七年,即公元1442年。祠堂坐西朝东,正对湘江,与景色秀美的汉仙岩景区遥相呼应。周氏祠堂规模宏大,气势雄伟。整座祠堂一律用青色城砖建造而成,墙体四角,则用体积庞大红页岩垒砌,牢牢地支撑着高大的房顶。
祠堂内室,数条参天大木顶天立地,犹如人体脊柱,上下连贯,使得周家祠堂巍然屹立,历经明清至今数百年风雨沧桑,依然十分的坚固挺拔,堪称客家建筑史上一大奇迹。
祠堂正厅房梁,有一奇观,大梁之上,左右两侧,各有一木刻小鹿,造型逼真,栩栩如生,头朝下方,悬挂倒置,寓意福禄高升,吉祥如意。
“贤侄啊!你出生在京城,少有回乡,家乡的一切都深感新鲜吧?”周良看着目不转睛的周文虎笑着问。
周文虎长叹了口气,悲戚地说;
“大伯!您有所不知,我父亲周勇自十六岁离开家乡,仗剑远行,驰骋天下,先去了北京,十年后又去到广州。在广州,一边拜师习武,一边经营海产生意,一直穷困潦倒,郁郁不得志。道光十八年,生意失败,家中破产,在虎门海边投海自杀,恰逢广东水师关天培大人发现,家父获救,随后就留在水师中,做了关天培大人的侍卫。”
周文龙边上插话:“那不好了吗”
周文虎摇摇头说:“道光二十一年,英军进攻虎门,我父亲已是军中参将,随关天培大人固守镇远炮台,炮台失守,关天培大人以身殉国,父亲身负重伤,兵败而退。伤好后被朝廷以‘丧师失地’的罪名解职,旋即投入广州水师监狱,关押半月有余,受尽折磨啊!前几年湖南广西闹天地会,朝廷又想起了他。几年血雨腥风冲杀下来,靠祖宗保佑,我爹终于有了出头之日。所以这次中秋他特派我,千里回乡祭祖,感谢祖宗在天之灵啊!......”
周文虎说完已是潸然泪下。
周良叹了口气:“那次我也听说了,本来凑了大笔银票,想来广州营救,后来,很快又听说三弟出狱了,所以我也就没有前来了。”
周文虎折回身去,走近神案之前,点燃了三支香,插在香炉上。神案上头,烛光摇曳闪闪,香烟袅袅升腾。周文虎凝神静气,虔诚地拜了几拜,然后面朝神位,静立不动,心中在默默许愿。
周文龙深受感染,忽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,快步走上前去,作了几个辑,静默许了个愿,一脸忧伤之情。周良瞥了他一眼,顿时明白过来,转过身去,轻叹了口气。
周府客堂,周文龙坐在太师椅上,呆呆的,双目暗淡无神。茶几另一侧,周文虎观望了几眼,甚是不解,忍不住发问:“文龙哥,你有心事么?”
周文龙摇头不语。
周良夫妻正好从内室出来,一看情景,全明白了。周太太提议道:“老爷,文虎不是从南京带回几捆苏州锦缎吗?我也用不了那么多,就让文龙给张春燕送去吧。”
周良一听,忙不迭地说:“对!对!文龙那你就马上给春燕送去吧!”
文龙一听兴奋了起来,“好!我现在就去!”说完抱到苏锦快步走了出去。
林家辉家内室,林家辉与林家祥坐在一起,还有一个精壮的后生在座,神色非常严峻。
林家祥急切地问:“林枫,广西哪边现在怎么样了?”
林枫是林家辉的堂弟,刚从广西桂平回来,他兴奋地说“洪秀全、冯云山先生已经回到广西桂平,经过杨秀清、肖朝贵、石达开等首领多年宣传,拜上帝会已经兵强马壮,会员已发展到数万之众,只等时机一到,马上发动起义,推翻清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