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

瞿天临陶斯亮在“播撒爱的种子——2017爱尔之夜”的发言-环球慈善

admin 全部文章 2019-03-24 16

瞿天临陶斯亮在“播撒爱的种子——2017爱尔之夜”的发言-环球慈善

瞿天临
12月16日晚的爱尔之夜,群贤毕至,
灯火辉煌,欢声笑语。在联合国制定的第
27个世界助残日,今晚所有来出席慈善
晚会的嘉宾,形成了一个爱心的共同体,
大家不分男女老幼,不分有钱无钱,不分
健康或残疾,共同用爱的合力,向全球1
亿多、中国8000万的残疾人致以敬意!
中国残疾人是幸运的,因为有残联
这样的组织,残联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
的一个亮点。但是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
大家,在中国,依然生活着一个被社会漠
视和遗忘的群体,这就是“脑性瘫痪”。
他们有600万之众,其中80万是儿童。随
着医学的进步,这个人群不仅没缩小,反
而一年年在增加,发率病4‰左右,而新
疆的南疆地区局部可达到8‰。他们的生
存状态甚至比盲人聋人更为悲惨,因为
他们很多一生下来就被遗弃。有个在我
心中一直没搁下的情节:我看到一个美丽
又伶俐的小姑娘,忍不住抱起了她,没
想到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,说什么再也
不肯下来。医护人员告诉我,这个阶段的
幼儿都有“皮肤饥渴感”,这个小姑娘
从生下就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怀抱。所以
“脑瘫儿”最渴望的就是一个拥抱,但这
也几近奢望,让我黯然心伤。这些孩子
的命运,要么瘫软在床上,要么扭曲在
床上,下着不了地,上看不到天,似乎只
是等待着死亡才能解脱无尽的痛苦。
“脑瘫世界难题”“脑瘫无治”,作
为医生出身的我过去也是这么认识的。
而社会对这群人,对这群孩子就更是退
避三舍。
是一个医生,一个企业家改变了我
的看法。2015年我走进了河南汝州“脑瘫
医院”,看到了几百个宋兆普院长的孩子,
他们有三个共同点:1.都是弃婴2.都是脑
瘫儿3.都姓党。宋兆普以两年黑发变白
发、爸爸变爷爷的代价,使90%的脑瘫儿
得到好转,其中有600多个孩子被美国家
庭收养。宋院长说:“我最大愿望是父母
别抛弃孩子,因为脑瘫可治!”
另一个是天润置地集团的贾树森董
事长,他让我相信,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
最终都会成为伟大的慈善家。贾树森每
次看到“脑瘫儿”的悲惨景象都会潸然泪下。
“爱尔公益基金会”成立之初,他强烈要求
一定要把救助“脑瘫儿”作为己任,并担当
起这个项目的主要出资人。
宋兆普的一头白发、贾树森的一把
老泪,催生出了“向日葵计划”。“爱尔”
是目前所知的、唯一一个系统性规模性
开展脑瘫儿手术加康复救助的基金会。
“爱尔向日葵计划”已经在西藏和
新疆两地启动,共要为200名有适应症的
少数民族贫困脑瘫患儿进行手术治疗。
从目前已做的70多名患儿看,效果可喜。
辅以康复训练,我们最终的目标是,希望
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朵美丽的向日葵去
拥抱太阳,将一个个频临深渊的家庭拉
到阳光的照耀下,“让小康路上一个都不
能落下”的承诺兑现。
很幸运的是,为这些孩子做手术的,
都是中国最好的神经外科、骨科、小儿外
科专家。他们身经百战,经验丰富,好几
位都有上万例的手术实例。
这些专家告诉我,脑瘫儿60%需要
手术治疗,用SPR术式,对痉挛型脑瘫
有效率98%,手足徐动病也可有70%的好
转率,特别要强调的是,“脑瘫儿”超过
2∕3没有智力问题,“脑性瘫痪”不是遗传
病,病因很多,不要将“脑瘫儿”当做傻
孩子,要让他们去受教育,去接受知识,
不要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。
“爱尔”与脑瘫儿项目伴生伴行,深
感使命艰巨与荣光。如今我们对自己的
使命更有信心和决心。我要向生下脑瘫
儿的父母大声疾呼:只要你们不抛弃,
则“爱尔”必不放弃!
“脑瘫儿可治”,全社会都要走出
误区。每一个善良的人,请慷慨地伸
出你们的手,去拯救那些生活在黑暗中
的孩子们吧!你们救的不仅仅是一个
孩子,而是一个个的家庭和国家与民族
的未来。
201803051138